同样是领导者,为何有人深具魅力?有人让人倍感压力?

同样是领导者,为何有人深具魅力?有人让人倍感压力?

文/赛门‧西奈克 译/姜雪影

一声长啸,从比尔.盖兹手上接下微软执行长重任的鲍尔默(Steve Ballmer),充满活力地冲上微软全球高峰年会舞台。「鲍尔默热爱微软!」他大声宣告。鲍尔默很懂如何让群众热血沸腾。他的精力令人叹为观止。他挥舞拳头,从舞台一端冲向另一端,高声狂啸、满身大汗。如此热力四射,观众也深受感染。鲍尔默证明了旺盛的精力的确能鼓动群众的激情。

但它也能让群众的内心深受感召吗?第二天或下个礼拜,当鲍尔默不再留在舞台高声吶喊时,情况又会如何?活力无穷是否足以让一家拥有八万员工的企业持续聚焦、全速向前?

相对而言,比尔.盖兹既腼觍又拘谨,不擅社交。他完全不符合一个超大企业领导者的形象。他绝不是一个活力四射的演讲者。但当比尔.盖兹一开口,大家却都屏气凝神,仔细聆听他所说的每一个字。盖兹说话时,不会让现场气氛沸腾,却会让所有人深受感召。听完他的话,大家会谨记在心。他的话会留在众人心中长达几天、几个月、甚至好多年。盖兹没有旺盛的活力,他却能启发人心、感召行动。

活力四射或许可以引发激情,但唯有领导者魅力得以感召众人。活力显而易见、易于衡量,也很容易模仿。魅力却很难定义、几乎无法衡量,更无从模仿。

所有伟大领导者都深具魅力,因为他们的为什幺清晰无比、对某种远高于个人利益的伟大信念或终极目标有着坚定的信仰。感召我们的不是盖兹对电脑的热情,而是他那种即使面对最艰难的问题,依然相信一定能找到答案的乐观。他相信大家一定能排除所有困难、找出方法,让每个人都能在生活与工作上发挥最大的潜能。深深吸引我们的,是他的乐观精神。

比尔.盖兹生长于电脑革命时代,他认为电脑是帮助每个人达到生产力及潜能极致的完美工具。这个想法启发了他的愿景——每一张桌子上都有一台电脑。好玩的是,微软其实从来没有生产过任何一台个人电脑。对盖兹而言,电脑这项新科技真正的影响力不在于它能做些什幺,而在于我们为什幺需要电脑。今天,盖兹藉由「盖兹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所做的事,与电脑软体毫不相干,却是他为了实践自己的为什幺所找出的另一条路。他依旧紧紧拥抱自己的信念。他依旧相信,如果我们可以帮助别人(这一次则是弱势族群)排除一些其实很简单的障碍,这些人也将有机会大幅提升生产力、发挥个人最大的潜能。比尔.盖兹的愿景从未改变,唯一改变的是他为了实践愿景所做的事(也就是他的做什幺)。

领导者魅力与个人的活力无关,领导者魅力来自清晰的为什幺,来自忠于一个伟大理想的坚定信念。相对而言,旺盛的精力则是来自一夜好眠或大量的咖啡因。旺盛的精力可以引发激情,但唯有领导者魅力得以启迪人心、感召行动。领导者魅力能创造忠诚度,旺盛的活力却不行。

我们随时可以为一个组织注入活力、激励大家卖力工作。奖金、升迁以及五花八门的胡萝蔔跟棍子,都可以激励大家努力工作。但正如所有的操弄手法,它们的效益都十分短暂。时间一长,这种手段的成本将愈来愈高,也会给劳资双方都带来极大的压力。最后,操弄手法甚至会成为大家工作的主要动力。这绝对不是忠诚。这是员工版的「重複购买」。

所谓的忠诚,是指员工愿意拒绝更高的薪水或福利,继续留下为公司卖命。忠诚度足以胜过薪水、福利。除非你的工作内容像太空人那样精彩,否则工作本身通常很难成为感召我们努力不懈的主要动力。真正激励我们的,是工作背后的信念及使命。没有人会为了砌墙而每天精神抖擞地来上工,我们每天兴奋地去工作,是因为我们在建造一座伟大的教堂。


★花 1 元,升级好文看到饱
★趋势探索、时事观点、产经解析,随时随地满足阅读渴望
由此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