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好像也行,为什幺不呢?」:女性教练与高管正在NBA打出

「这样好像也行,为什幺不呢?」:女性教练与高管正在NBA打出

凯利-克劳斯科夫(现任溜马副总经理)从未想过自己可以来到NBA任职。

过去的19年当中,克劳斯科夫担任过WNBA印第安纳狂热队的高管,也担任过溜马下属体育与娱乐公司的副总裁,而她也一直把WNBA视作自己的归宿,直到去年秋天,溜马总裁凯文-普里查德找到她,问她是否有兴趣加入溜马的管理层。就这样,一个她想都不敢想的机会出现在了她面前。

克劳斯科夫说:「我们经常对女孩子们说,『认识是很重要的,你必须有认识,你的认识才能指导实践』。从我的角度看,因为我从来没见过有女性担任NBA的高管,真正参与签约球员、管理球队,所以说我没有这种认识,也就没想过还可以如此实践。

「先前我总是专心管理自己的团队,做自己的工作,没想过要去NBA任职的事。我没觉得NBA会是我的下一站。但机会出现时,就像一道闪电穿过了我的脑海:『哇,这样好像也行,为什幺不呢?』」

克劳斯科夫成为了NBA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副总经理,她也是众多从WNBA转战NBA的女性之一。其实不仅有克劳斯科夫这样的高管,现在越来越多WNBA球员退休后都来到了NBA,做着以前男性退休球员们做的工作。

本周四(6月27日)ESPN报道,前WNBA全明星球员卡拉-劳森将加入波士顿塞尔提克担任助理教练。卡拉-劳森就这样进入了贝基-哈蒙(马刺助理教练)、克里斯蒂-托利弗(巫师助理教练)和林赛-哈丁(76人球员发展教练)的行列,从WNBA退休之后转战NBA教练团。WNBA西雅图风暴队前总教练珍妮-鲍切克在担任沙加缅度国王的球员发展教练一年后,现在她来到达拉斯出任独行侠助理教练。如今也有好几名前WNBA球员都在NBA球队的运营部门工作,包括苏-伯德(金块篮球运营助理)和六月早些时候被聘为鹈鹕的球队运营和发展部门副总裁的斯文-卡什。

「现有的女性人选越来越多,因为我们这一代女性在WNBA成长起来之后,都或多或少得到过NBA的影响,受过NBA教练的指导,学习过NBA的那种语言,也与NBA球员有过接触。」珍妮-鲍切克接受电话採访时说。

「从我们这一代开始才算是真正得到过良好培训能够胜任这些工作的女性,NBA对WNBA的投资让我们能够驾驭这些职位,就比如说凯利-克劳斯科夫、克里斯蒂-托利弗、贝基-哈蒙、当然也有我,我们这样的退休球员,都是因此才能进入NBA任职。」

「这样好像也行,为什幺不呢?」:女性教练与高管正在NBA打出

有些球队比较重视招募女性人才,华盛顿巫师正是其中之一。巫师总教练史考特-布鲁克斯一直关注着为华盛顿神秘人效力的克里斯蒂-托利弗(现任巫师助理教练)。布鲁克斯教练从电视上发现了她,于是就时不时去看她打比赛。布鲁克斯教练次次都会惊讶于托利弗的篮球智商,这就是他给托利弗提供了一个球员发展教练职位的原因。巫师每场比赛前的热身,身高1.70米的托利弗都会指挥全队进行运球练习;托利弗还会準备录像课,分析该如何攻破对手的防守体系。

布鲁克斯教练说:「我第一眼看她打球我就眼前一亮,她会仔细思考球场上发生的事情,她会用正确的方式打球。她知道该怎幺打、怎幺对抗、怎幺控制比赛。然后我就去球馆的走廊里见了她一面,也和她打了几通电话。我真的觉得她很有水平。我一见她,我就能看出她的那种魄力。我们会非常需要她。」

不仅有托利弗这样的退休球员进入了NBA,还有很多女性高管、教练并没有WNBA的经历,也能够获得NBA的职位。

克里夫兰骑士最近聘用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女篮总教练林赛-戈特利布,这也使她成为了第一位进入NBA教练团的大学女篮总教练,她将与骑士总教练约翰-贝林(译注:男,前密西根大学男篮总教练)一起共事。

本赛季NBA总冠军多伦多暴龙的运作也离不开多位女性的付出,包括特蕾莎-雷希(篮球运营和球员培养部门副总裁)、谢尔比-韦弗(球员发展部门的经理)和布里特妮-唐纳森(数据分析师)。雷希在暴龙工作了六年,韦弗四年,唐纳森两年。雷希任职这六年里,暴龙从未缺席过季后赛。暴龙总裁马赛-乌杰里感谢NBA国际篮球运营部的高级副总裁金-博哈尼指引他走上了现在的位置,而这其实也是乌杰里善于任用(不论性别的)人才而得到的回报。

像特蕾莎-雷希和贝基-邦纳(译注:奥兰多魔术的球员发展部门主管,马刺名宿马特-邦纳的妹妹)她们应聘高管时,她们过去在NBA联盟办公室工作的经历是一块不错的敲门砖。76人的球员发展副总裁安妮莉-施密特尔则是曾经在NFL的奥克兰突袭队工作过三年。还有像妮基-格罗斯这样的从基层一步步爬上来的,所以并没有WNBA的经历也来到了NBA。

妮基-格罗斯在2013到16年这段时间给赌城夏季联赛工作过,那时她也就是卖一卖宣传册、操作电梯、管理游戏机、要不就是在比赛暂停期间往看台上扔T恤衫什幺的。她卖宣传册的时候结识了在录像剪辑实习生娜塔莉-中濑(译注:女,美籍日裔,现任快艇球员发展教练),她们都很善于剪辑影片,所以产生了友谊,因而娜塔莉-中濑帮助格罗斯迈向了新世界。

有一天她们两人一起清扫球场,娜塔莉-中濑说她认识一位贝克斯菲尔德果酱队(译注:前发展联盟球队,是现在的北亚利桑那太阳队的前身)的教练,那是她之前在发展联盟的阿瓜卡连特快艇队任职时认识的。娜塔莉-中濑看到格罗斯工作努力勤奋,所以就把她介绍给了果酱队的教练威尔-沃伊特。

「你可以看到她的渴望和那种『我愿意做任何事情』的态度。」娜塔莉-中濑说,「我当时关注了她在夏季联赛的工作,她会帮忙做所有事情,不管是捡垃圾还是什幺。我心想:『她可真勤奋。』在那之后,我认识了果酱队的一位教练。我跟他说:『嘿,如果你有一个空缺职位,那这个姑娘会死命乾的。或者如果你还认识其他人可能会雇她的,请告诉我,我会非常感谢你。』最后他也就雇了她。」

格罗斯被聘为影片协调员后,她就成为了当时(2015年)发展联盟中唯一的一位女性助理教练,之后她还担任过灰熊的篮球分析师。再以后,格罗斯在发展联盟的暴龙905队就职时,她又与老朋友杰里-斯塔克豪斯(译注:2015年退休,随即加入暴龙的教练团队,曾两次入选NBA全明星)重逢,这时斯塔克豪斯已经是范德堡大学的总教练。今年四月,格罗斯接受了范德堡大学总教练特别助理的职位。

29岁的格罗斯是新一代女性教练的一员,她们进入NBA时,NBA恰好正在接收越来越多的女性教练,这都要从马刺聘请了贝基-哈蒙做助理教练说起。

过去五年中,贝基-哈蒙都在波波维奇这位德高望重的最佳教练麾下担任助理教练。哈蒙这位前WNBA后卫既是NBA第一位女性助理教练,也是第一位得到总教练面试机会的女性(去年的公鹿)。她得到了几名马刺球员的高度讚赏,德马尔-德罗赞说她的职业道德「独一无二」,还有保罗-加索和昆西-庞德塞特也都对她称讚有加。

「我非常尊敬她。」庞德塞特说,「所以说不管你长什幺样,来自哪里,多大年纪,你都有可能成为NBA的顶级教练。她每场比赛都能在波波维奇旁边一同指挥球队,我很难想未来还有多少女性能做到这一点。那可是一个我都想得到的职位,而她做到了,所以我真的非常尊敬她。」

哈蒙不仅给庞德塞特这样的男性球员留下了深刻印象,她更是年轻女性的榜样,激励她们未来进入NBA担任教练或高管。

格罗斯接受电话採访时表示:「贝基-哈蒙是我们的先锋,她让我们知道女性原来可以在NBA走到这种高度,性别并不是我们的障碍。当时她进入马刺,还有我进入果酱队那时,好像女性出现在这些岗位上还有些不真实,但现在大家都习以为常,女性已经证明了她们能够胜任执教或者不管什幺工作。贝基-哈蒙和珍妮-鲍切克在这方面做了出色的工作。」

男性不存在这个问题,但这些女性先锋们肩上的任务是否会更重,只因她们现在的表现有可能影响到未来NBA球队对女性工作能力的预期?

独行侠助理教练珍妮-鲍切克对此表示:「这并不是压力,这是一种责任感,因为我在代表着其他人。在这个环境里,我代表的是男性主导的圈子中的女性,所以我会很重视这项责任。我非常看重女性教练、女性运动员、女性高管、以及全体女性,我希望能以代表的身份,在这聚光灯下表现得更出色。

「所以,是的,我想代表女性,我会承担起这种责任,我想让所有女性都因此感到自豪,并且我也希望能改变一些成见,给未来的女性创造更好的机会。」

我们採访到的所有女性都表达出了一个相似的要点,那就是:在NBA任何一个岗位上任职的女性都不应该是什幺好稀奇的。

魔术球员发展部门主管贝基-邦纳说:「我希望我们这种女性工作者的故事没有新闻价值。我们女性只是在和我们的男性同事们一起工作,而他们可不会因此就上头条。尤其是在篮球的圈子里,不管是什幺职位,如果能做到男女竞争上岗,那就太好了。

「男性或女性,黑人或白人,不管你是任何性别、种族、民族或宗教,都要平等地选拔、平等地竞争。这就是我的看法。所以总之,我们在这个位置,我们会儘力代表全体女性。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我也会认真对待。」

暴龙篮球运营和球员培养部门副总裁特蕾莎-雷希也表示认同:

「说起篮球,毫无疑问,美国男子职业篮球联赛是世界最顶级的联赛。而在其中,女性也是有一席之地的,我们属于这里,没有什幺能阻止我们发光。」

文章来源:虎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