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马偕週边抽菸者众 路过民众叫苦

菸害防治法明确规定,医院所在场所禁止吸烟,但是放眼全口湾的医疗院所公共空间,却还是菸蒂满地。以台北马偕从大门两边到急诊左方的开放空间为例,不分日夜都有病患或家属聚集抽菸,让其他不吸菸的民众要到医院看病或看病时,都要忍受二手菸危害,马偕院方对此却只有门口保全兼职巡逻消极劝导,拿不出具体解决办法。台北市卫生局将加强查辑违法吸菸的民众,并呼吁民众不要在医院週边吸烟以免受罚。

台北马偕週边抽菸者众 路过民众叫苦台北马偕週边抽菸者众 路过民众叫苦

上图左:走出急诊室就直接点菸的民众  下图右:坐在大门口抽菸的民众

位于台北市蛋黄区中的蛋黄区的台北马偕,由于地处中山北路二段与民生西路交叉口,就算没有病患进出,院址前后左右不是办公大楼就是商贩市场,人潮没有一秒钟停歇;只是每天都要走过马偕到民生西路用餐的上班族经常抱怨,医院明明就是禁止抽菸,但是却仍随时有人站在马偕的大门两侧公然吞云吐雾,却也不见警卫劝阻。

据卫福部国健署表示,根据菸害防制法施行细则第十五条,所谓的医疗院所并不单指「医院内」才算;凡是在医院管辖或产权所有的公共空间都算是禁菸範围,医院有做为管理人之义务,必须要严格执行该条例,以保障就诊民众的健康。

而根据记者实地访查结果,马偕医院在大门和急诊室都有保全人员站岗,保全人员有被要求每个小时要巡视一次,但是所谓的巡视只是走一遭、看一看,就得再回岗位上,只有时间到再去,非巡逻时间,有再多人抽菸都不会去劝导,因为交通动线维护才是他们的首要任务。

调查中也发现,马偕医院未善尽菸害防制法管理人员责任的区域就在于大门左侧的乾涸喷水池週边以及急诊室左侧的小公园;不论是探病的或是看病的瘾君子,坐着就抽,甚至旁边有病人或是儿童在场也无二致。完全无视旁人的感受,让必须路过的民众莫不掩鼻急行,避免受到二手菸的危害。

台北马偕週边抽菸者众 路过民众叫苦台北马偕週边抽菸者众 路过民众叫苦

上图左:花圃内满地菸蒂。上图右:在大门口抽菸无人管

而在现场也到处都可以看到有许多的菸蒂,被随手丢弃在花圃、草地、人行步道上,院方只在明显处贴满禁菸标誌,仿佛这样就已经尽到责任一样。马偕医院公关人员也表示,在该院的区域,会有标语,保全人员也会看状况进行禁菸劝导,但是院方人员并没有公权力,无法强制阻止吸烟的行为。对于此种作法,台北市卫生局官员指出,该局每月都会不定期的对医院所稽查,但是法条中只处罚行为人,并未对管理人若未善医责任时的处罚有所规定,卫生局也只能「拜託」医疗院所,多派人力劝阻,让瘾君子不要违法。

从事菸害防制多年的董氏基金会菸害防制中心主任林清丽表示,董氏曾经走访多处医疗院所,发觉用心与否,与防制效果有直接的关係,医疗院所的确没有公权力可以执行强制处分,但是不论是标示的质与量或是巡查人力都可以大大加强「当他把菸拿出来的时候,如果标示就在他的旁边,或是就有人走过来请他不要吸菸,这一定就会在当下造成影响」。林清丽强调,用尊重对方的方法来劝导,是最有效的,国内的禁菸标示应该跳脱只是「告知」的窠臼,要真正的能够感动人心,才能共创无菸环境。

事实上,马偕医院的禁菸标示不可谓不多,但清一色都是传统的标示,而从满地的菸蒂就可以看出来台北马偕所谓的劝阻功效如何;而类似状况走遍全台各大医院,这也只是冰山一角,从教学医院到区域级医院,几乎都有相同问题,部份吸菸者甚至回答,并不清楚该项规定,以为只有在医院内不准吸菸,却不知就连院外的相关场所也在禁菸範围之内,显示政府的宣导似乎仍有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