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台湾代工超强、创发却很弱?我们的「考试制度」只训练孩子

我们给他们很棒的资源 ,建了一艘坚固的大船 ,却忘了最根本重要的东西 ,就是燃起他们对大海的渴望。

记得曾经听一个业界的主管说过:「你知道台湾的代工为什幺这幺强吗 ?那是因为台湾的考试制度。」

乍听之下有点怪,仔细想 蛮有道理的 !因为在台湾考试要高分,必须兼顾「正确率」及「速度」,也就是要「又快又準 」,而代工要强需要两大要素:一是「良率」、一是「效率」。

「 正确率」就是「良率」,「速度快」就是「效率 」,纸笔测验只能测出这两个东西,却测不出「态度」跟「解决问题的能力 」,当没有标準答案 和没遇过 的时候,台湾的孩子通常表现的不太好,这也就是台湾「创发」比较弱的原因 !

我常遇到有些家长 老师 会很开心的跟我说 :这个孩子多幺的优秀,标準资优生, 考试成绩多幺优异…

可是我却常在想,一直训练孩子成为又快又準的「得分高手」,真的值得开心吗?

为什幺我们不多鼓励他们,多去探索更多的可能,从错误中去修正加深加广,一直挑战极限的天花板,很多孩子找不到 ,付出的理由、努力的意义。

那是因为,我们一直 教孩子 该做什幺(what),我们很少跟他解释(why),甚至鼓励他,「从why到why not」。

我们给他们很棒的资源,建了一艘坚固的大船,却忘了最根本重要的东西,就是燃起他们对大海的渴望。

我认识一个资优生,他是IMO金牌得主,他放弃保送医学院 ,选择数学系,原因是:数学太有趣了…他常常像个孩子一样好奇探索,在我研习表演魔术的时候,他会突然偷偷地去翻我的底牌,让我又好气又好笑 …


我认识一个资优生,他的父母是医生 ,他原本可以轻鬆考上医学院,却申请法国高等工程学院数学系,父亲威胁他断绝父子关係,最后却因为他够坚定,完成家庭革命 去成就自己的梦想 。

我认识一个体制外的老师,她陪伴很多令人头痛的资优生,找到目标发光发热我问她如何办到的?她总是谦虚的笑着说:相信、陪伴。

轻轻的四个字但是做起来是多幺的不容易。

我认识一个竹科的高阶主管,他把自己的住所免费给这些资优生培训,出钱出力他谦虚的跟我说:其实这些孩子后期,能力都比我强,我也没有办法教他们什幺,所以我都跟他们说,不要叫我老师我只是教练,把你们集合起来彼此激励,对这些孩子来讲这样就足够了…

这些孩子对数学的热情,被燃烧起来,是非常惊人的,在考试制度还有家长的压力之下, 他们很多时候甚至是偷偷地恋着数学。我认识一个科学班的老师 ,他总是恳切的跟他的学生说:如果你以后是想当医生,那请你尽快转出 ,你不需要留在这里,因为你留在这里是浪费资源 。


我们不是要培育 很会考试的「通才」我们是要培育 的是热爱科学的「专才」


我认识的资优生 ,很可能调皮捣蛋,但是不会事事只问正确答案,我认识的这些老师,可能是体制内,也有可能是体制外,他们努力的让这些孩子,找到努力的目标及意义。


我知道台湾的鉴定制度可能有些问题,可能有些孩子只是「绩优」,但不可否认,还是有许多是真正的「资优」,我们不需要一直强调资优,但是也不需要 「反资优」,觉得他们佔据了太多的资源,这些孩子真的很难教,陪他们一起找到一个努力的方向及意义,可能是科展、独立研究…


我们不应该以我们比这些孩子,多活了三十年来指导他们,这会使我们急着去教他们,「我们现在的知识」,让他们可以更快速的去适应,现在的社会,我们应该以他们会,「比我们多活30年 」,那我们该传达的就不是知识,而是能力跟态度 。
因为 我们教的这些知识30年后 未必是正确的。有时我们真的 需要想一想,我们希望这批资优的孩子,是变成还不错的代工执行者,还是优秀的创发者。


不要一直强调,纸笔测验的成绩,那只会限制这些孩子的眼界跟发展,其实一直守着「资优光环」的,不一定是学生,更多的时候放不下它的是,这些家长。


作者简介_黄光文

国立家齐高中老师

※本文获黄光文授权转载,原文出处

孩子认识资优生台湾老师代工资优